别折腾了!中国核电建设停不起!

36
0
2018-11-08 08:03来源:中国能源报作者:江镭


11月3日,笔者邮箱收到一封来自“瑞士核讯”的订制邮件。邮件显示,韩国新古里六号机组于9月20日第一罐混凝土浇灌(FCD)。

 

这是韩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APR1400在本土开工建设的第6台机组,也是其全球开工建设的第10台机组。韩国发展核电的战略定力,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发展核电“不折腾”

 

从上世纪80年代韩国推动核电技术自主化起,韩国人在引进消化吸送基础上形成了本土化技术OPR1000机组,通过十几台机组标准化建设形成了核电研发和产业能力。

 

1992年,在OPR1000基础上,韩国决定研发自主化核电技术APR1400,2002年完成设计标准化,2008年韩国决定新古里核电站扩建的三四号机组采用自主化核电技术APR1400建设全球和本土首堆。韩国从本土化,到自主化核电技术呱呱坠地、阿联酋中标,再到首堆2016年底投入商业运行、APR1400通过美国核管会设计审查,成绩之好令人刮目相看。

 

虽然文在寅总统上台后落实其政治纲领,决定调整后续核电政策,但韩国民众在思考后做出了重要的改变,支持发展核电的比例已经形成反超,韩国人没有“折腾”,正式续建新古里六号机组,决心继续开发国际核电市场。韩国政府和公众对于发展核电的战略定力竟然如此之坚定。

 

我国发展核电战略初定

 

我国决策自主发展核电时间与韩国相当。1983年,国家召开了《我国发展核电的技术政策论证会》明确了中国选择压水堆技术路线和国产化、自主研发的安排。

 

2005年,国务院将核电发展的指导方针从“适度发展”调整为“积极发展”,在这一战略的指导下,我国在“十一五”期间批量开工建设了一批核电机组,决策实施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技术的自主研发,中国核电在“不折腾”中迎来了黄金发展季。

 

率先在东部沿海建成的这批核电机组已成为所在省份骨干支撑电源,为这一地区能源转型、大气污染防治做出了重要贡献,率先落实控煤措施、批量化建成核电群的珠三角,已率先完成PM2.5治理目标,成为全国首个从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除名的地区。

 

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我国政府采取了和全球其他国家地区相同的政策,对在运在建机组核安全进行压力测试。2012年底,中国核电再次重启。国务院对核电发展的指导方针做出了微调,进一步突出了“安全”,从“积极发展”调整为“安全高效发展”,到2020年建成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的目标成为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举措之一,写入了“十三五”规划,中国核电再次重回战略发展的正轨上来。中国也开始了进军海外核电市场的努力。国家重要领导人也频频为核电这一中国高端技术、高端制造的名片代言。

 

“专家”阻击,中国核电发展战略落地艰难

 

福岛核事故引发了国内部分专家和民众对核安全的担忧,彭泽核电等内陆核电建设受到质疑,同时,中国引进消化吸收的三代核电首堆工程进展不顺利,有的专家频频通过在公众媒体上发文等方式,完全忽略中国核电选址的条件、法规标准与日本福岛的不同,以“安全”的名义挑动公众的神经、以“民意”裹挟政府决策,先后喊话谨慎决策内陆核电、谨慎推进AP1000装料、谨慎决策渤海核电。其中,对于AP1000的系列“建言”,国务院派出了数轮院士、专家、政府主管部门,进行相应检查,并未发现这些文章所推测的问题。但三门和海阳核电站一期工程却因停工近一年损失达数十亿之多。

 

在类似的专家“建言”下,中国核电发展先后出现了2次时长近3年的新项目零核准,无论是“华龙一号”还是CAP1400(亦称为“国和一号”),自主核电技术在中国的发展都受到重大影响,中国核电发展战略落地艰难。

 

科学决策,力促战略落地

 

即便是受到“专家”的阻击,中国核电的成长性仍然受到国际社会的肯定和重视,不仅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给予了高度肯定,英国、巴基斯坦、阿根廷、土耳其等多国也开始接纳中国自主核电技术。也正是因为中国对核电强国的产业追赶,美国于今年10月12日发布了针对中国的核技术出口管制新规,全面封锁中国自主技术路线“华龙一号”和CAP1400,并停止与中国在其他先进核能领域的合作。国际核电市场的崛起离不开国内良好的社会环境,如果任由从未到核电厂现场做过深入调研、道听途说的“专家”“砖家”解读核安全,中国核电强国梦将遥遥无期。

 

本来核安全是核电发展的生命线,如何强调核安全都不为过。但有的“专家”虽然也是在建言,但其不专业性却已间接帮助其他国家阻击中国核电强国梦的实现。以近期关于“环渤海地区建设核电站还须审慎决策”的观点为例,渤海是个内海不假,但不能建设核电站却是个伪命题。

 

安大略湖、休伦湖、密歇根湖等五大湖在美国、加拿大社会经济发展中的战略价值不比环渤海低,其湖畔却建设了十几座核电站(如图1-5所示),并仍在规划建设新核电。

 

如下表所示,以安大略湖为例,其面积远小于渤海,存水量小于渤海,水滞留时间是渤海的3倍多。实际真正的逻辑是:五大湖的核电机组,具备经过论证审查的安全保障和应急处置举措。


 


图1 美国五大湖畔的核电站分布图

 

图2 加拿大核电站分布图

 

图3 安大略湖畔的美国核电站

 

图4 安大略湖畔的加拿大匹克林核电站

 

图5 安大略湖畔的加拿大达林顿核电站

 

“十三五”已经过半,争论和折腾代价惨重,不仅2020年国内核电发展目标完不成,国际市场初步建立起的对中国核电技术信心正在因国内的争论而丧失。不折腾,按照既有战略,安全高效发展核电已时不我待。

 

(作者系高级工程师,在核电行业工作多年,目前从事核电行业分析工作)

 

注:

1安大略湖是五大湖中最小的湖、全球第14大湖;休伦湖是五大湖中表面积第三大的湖,全球第4大湖泊和第3大淡水湖;年径流量没有查到

2渤海水体积未查到官方数据,按照面积乘以平均深度简单测算,估算偏高

3又称水平均存留时间,指的是体积除以年均径流量

4数据来源《渤海水体平均存留时间及其季节变化数值研究》

5已退役2台机组103万千瓦,目前仍有309.4万千瓦在运机组

6 有4台CANDU机组351.2万千瓦在运机组

留言评论

发表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14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