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 美国核电:从希望到绝望

美国核电:从希望到绝望

1324
0
2017-04-25 08:34来源:核工程师_新浪博客作者:

美国《电力》杂志2017年第4期(第161卷)发表能源记者、经常撰稿人肯尼迪· 梅兹(Kennedy Maize)的文章[1],谈美国核电的“困境。“现在的问题是生存”;业内有人甚至认为,“没有哪个思维正常的公用事业部门打算建新的核电机组”;即使美国核行业组织核能研究所(NEI)也在裁员,承认“要适应这一现实”,要产品“多样化”……这对焦灼“期待”的中国核工业,是否也有某些“启发”?


十年前,随着新核电建设取照申请涌入美国核管会,许多公司宣布了雄心勃勃的建设计划。在华盛顿召开的普拉茨核能年会,对未来的“核复兴”充满了乐观。十年之后,这个会议的主题甚至表面上也不是核“生存”。


安特吉(Entergy)公司前核能高管比尔·莫尔(Bill Mohl),二月初在华盛顿特区普拉茨核能年会上告诉与会者,“现在的问题是生存”。莫尔是安特吉公司电力商务的领导,2月28日退休。他接着解释说,安特吉公司低价购入单机组核电厂,再把它们投给地区输配电经销商(RTO)和独立系统运营商(ISO)的竞争性批发市场,这个长期战略已悲惨的失败了。


开始好像是个好主意,但各种因素相结合削弱了这个策略,安特吉公司现已退出曾那么大规模进入的商业核能领域。佛蒙特扬基(Vermont Yankee)核电厂已经关闭。同意把纽约州的菲茨帕特里克(FitzPatrick)卖给艾斯能(Exelon)公司(见图1)。密歇根州的帕利塞兹(Palisades)将于2018年秋关闭。科德角的皮尔格林(Pilgrim)将在2019年秋关闭。纽约市北部35英里哈德逊河上的印第安角(Indian Point)核电厂的两台机组将在2020年和2021年关闭。这个公司和这个行业,情势非常凄惨。



1. 获救的FitzPatrick核电厂。安特吉公司计划退役纽约州斯克里巴的James A. FitzPatrick核电厂,但纽约州批准补贴北部核电机组后,艾斯能公司同意收购这台机组并继续运行。


核电濒临绝境


过去几年里,美国宣布关闭9GWe核电机组,接近核发电装机总容量的10%。莫尔(见图2)指出,如果美国最大的核运营商艾斯能公司都不能挽救伊利诺州的两个核电厂(Quad Cities 和Clinton)和纽约州北部的四台机组(FitzPatrick、Ginna和Nine Mile Point的两个反应堆) ,“情况将更加严重”。所有获得州救助或精心策划方案救助的核电机组,“旨在”给这个机组分配一避免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值”。


 


2. 电商领袖。比尔·莫尔曾任安特吉公司批发商品总裁,负责公司电力商务。今年二月他曾在华盛顿普氏核能会议上讲话。


独立发电商正在法庭上和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内“挑战”伊利诺斯州和纽约州给核电机组的补贴。他们认为,州的计划扭曲竞争性批发拍卖。这种挑战可能会扰乱伊利诺斯州和纽约州在竞争性市场上拯救核电机组的计划。


今年1月,独立市场监控的最大的竞争性市场PJM互连[2]在上报联邦法院的文件中宣称,纽约州的规划是“非法”的,因为歧视其他燃料如天然气和煤炭。这个文件说,核补贴“将使纽约独立系统运营商(NYISO)市场内存在不经济的发电机组……”。


哪些情况说明核电在批发市场上没有竞争力?普氏会议上几位发言人赞同的“基本问题”如下:


■ 批发价格低。大约十年前成功的水力压裂技术产生了惊人的天然气供应,给发电厂提供廉价的燃料,使市场价格下降。给可再生能源、特别是风能长期的联邦税收补贴,也削弱了核的竞争力。


■ 需求增长低。批发市场价格反映的事实是“大萧条”和终端用途能效增高,电力需求增长放缓,推动价格更低。需求增长低似乎成了美国市场的“构成部分”。


■ 市场设计有缺陷。核工业认为,核能技术的无碳性质在竞争市场上没有受到任何重视。


■ 运营成本上升。9.11后的安保措施和2011福岛核灾难后的核管理委员会指令使成本升高。艾斯能公司的克里斯·马特力克(Chris Mudrick)说,他的公司现在核电现场雇佣的安保人员比电厂的操纵员还多。他说,艾斯能公司的目标是使核能发电成本降低30%,但他和莫尔都认为,降低成本不能解决竞争市场上核电的问题。莫尔说,“不能靠自救通向繁荣”。


当前的核电“大灭绝”看起来还会继续。今年1月全国州议会联合会的报告指出,“自2013年以来,美国六个核反应堆已永久性关闭,另外还计划关闭12个反应堆,而且几个核电厂运营商曾警告说,未来几年还可能有另外的反应堆要关闭。”


支持核能的团体“环境进步”最近发布的分析断言,美国运行的核电机组,1/4—2/3可能面临过早关闭的危险。它的分析认为,总量达35GW的核电装机容量正面临“三重风险”,因为“它们在解除管制的市场上,不经济(彭博新能源财经),而且准备2030年代结束之前重新取照”。哪些核电机组很可能处在早期关闭的危险中?该团体说是密歇根州的D.C.Cook;新罕布什尔州的西布鲁克(Seabrook);康涅狄格州的Millstone;以及俄亥俄州的Davis-Besse。


规范化市场是关键


美国核能的唯一“亮点”在南部各州,那里是传统的州监管“服务成本”体制,继续管控核电机组怎样赚钱。与安特吉公司商业堆群形成对比的是它在阿肯色州的两个单机组核电厂,密西西比州的大海湾核电厂(Grand Gulf),路易斯安那州的河曲(River Bend)和沃特福德(Waterford)3#核电机组,经营上都在盈利。


美国唯一在建的新机组是乔治亚州的两个机组和南卡罗来纳州的两个机组。这两个州允许公用事业公司建造的机组回收成本(并获得利润),尽管这些机组还在建设中。州监管“批发和零售市场服务”的地区,大约为美国人口的40%。


即使在这些“监管友好”的周围地区,对新核电厂真正“热情”的也很少。乔治亚州和南卡罗莱纳州核电项目经历的成本超支和拖延“影响”使然。


在普拉特会议上,南方公用事业部门的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告诉《电力》杂志,“没有哪个思维正常的公用事业公司打算建新的核电机组”。“这是以公司存亡作为赌注的议题,即使有“工程按进度施工”的政策,也不是足够正面的机遇。有些人也许说的头头是道,但没人会付诸行动”


游说核团体“震惊”


当前核工业的困境,也反映在它的华盛顿游说团体核能研究所(NEI)身上。华盛顿普氏会议开始的当天,《纽约华尔街分析家》对新的NEI首席执行官玛丽亚·克兰斯尼克(Maria Korsnick)做了简要介绍(见图3)。尽管艾斯能公司的老兵、克兰斯尼克1月1日取代退休的首席执行官马文·费泰尔(Marvin Fertel),表面上很有信心,但也不得不承认,现有的核电机组处于危险中。


 

3. 促进核能。在马文·费泰尔退休后,玛丽亚·克兰斯尼克成为NEI的首席执行官。


“未来的电网,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作用将越来越重要,”她说。“因此,未来的核反应堆要适应这一现实。有些会日以继夜地发电。其他会需要时发电,不需要时生产其他产品。有些会供应运输市场。核电将给电池充电,而核工艺供热将会生产替代燃料。某些反应堆将生产淡水。某些将会推动工业生产。某些反应堆甚至可从今天“用过的”(乏)燃料产生能源,减少处置的负担。”


克兰斯尼克说,“最急迫”的目标是保留现有的核电机组。“我们正到达一临界点,因为政策制定者们开始赞赏失去核电站的风险。然而我相信,形势正在好转。联邦政府、地区输配电组织和各州现在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且正在改革竞争市场存在的最大威胁之处”。但是,支持这种乐观情绪的“证据”极少。


NEI自身剪掉了各种各样的“头发”。据1月下旬普拉特出版物的《核子学周》报道,NEI削减了13%的员工,或者说16岗位,包括高级员工离职。这个通讯援引一位身份不明的核工业官员的传说,NEI“不仅要裁员和削减成本,而且已替换了所有的领导职位,意味着成员总数不满足过去NEI的运作方式。如果主要的工作是为现有的堆群提供“辩护”,而它们在继续关闭,那么[NEI]没有完成它的任务。”


虽然NEI的传统一直关注联邦事务,但目前不是有希望的议程。批发市场结构属于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满员五个委员坐席只有两人(都是民主党),不能开始“承办”大议题。FERC抓大项目操作需要一些时间,而且委员会没有愿意满足核工业的未来的愿景的“必然性”。满足核发电商的欲望,FERC就要推翻20年前创立的、重组的批发市场,而它们好像在按照设计运作。


因为故事发生在3月初,美国能源部还没有完整的领导团队。3月2日确认前德州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为能源部长。尽管他在原来的岗位上曾想“废除”能源部,但现在不得不填补许多领导职位,这可能需要时间。美国能源部除了支持研究和开发之外,实际上还没有与促进核能发生什么关系。


美国核管理委员会(NRC)可以使核能的日子过的更轻松些,但仅在边缘上。核工业的问题除了监管,更多的是经济。NRC几乎没有工具处理批发市场上核能的“经济困难”。


补贴是“生命线”


然而,核工业在州一级取得一些成绩。对于艾斯能公司,伊利诺斯州和纽约州的救助是重大胜利。正如克里斯汀·科西斯梅迪亚(Christine Csizmadia)在普氏会议上描述的,NEI还领导了2016年废除威斯康辛州33年前禁止建新核电站的法律。即便如此,实际上目前这个州,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真的有建新核电站的“兴趣”。


 

4. 低碳的伊利诺州。许多核能支持者在伊利诺州议会大厦集会,支持该州的低碳投资组合标准。


NEI 的CEO可兰斯尼克告诉《华尔街分析师》,“纽约州和伊利诺斯州可以作为其他州的典范:即使在竞争市场上也可能有实际的解决方案。核工业正在加强宣传,工作重点是存在重大政策的机遇另外几个州。”


艾斯能公司的大卫·费恩(David Fein)在普氏会议上谈到伊利诺斯州和纽约州核电厂的营救。在伊利诺斯州,情况更困难,共和党的州长和民主党的立法机构“不和”。三年了,这个州仍然没有个批准的预算。艾斯能公司不得不与支持者、包括代表电厂工人的工会就整体救援计划共同工作,其中几乎包括所有的利益相关者,推动一个法案通过立法机构并赢得州长签名。


费恩说,纽约州容易些。强大的州长安德鲁·庫默(Andrew Cuomo)能够使核救助通过监管路径。在他的控制下,这个州的公共服务委员会放宽了妥协办法,满足州内大多数部门的利益,对发电商也并非无用。这不需要州立法。


费恩表示,在康涅狄格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正在努力营救遭受威胁的核电厂。康涅狄格州的任务是保护在ISO新英格兰[3]竞争市场上的米尔斯通(Millstone)核电厂的两台机组。这需要采取立法行动。2月中旬据《Utility Dive》网站报道,“立法,有待起草;现在只表明它将‘给零碳发电设施向电气公司售电提供一种机制’。密尔斯通核电厂与有组织市场内的其他核设施一样,面对着便宜的天然气发电的挑战。”


在宾州,总部在俄亥俄州的第一能源公司(FirstEnergy)正试图完全退出商业市场,它在宾州历史上著名西平港的比弗谷核电厂(Beaver Valley)两台机组处于危险中,与其俄亥俄州的佩里核电厂(Perry)情况一样。所有都是PJM互连[2]的投标者。艾斯能公司的费恩说,目前在滨州的发展“暂停”。

留言评论

发表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14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