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新闻 > 物理科学第一夫人吴健雄

物理科学第一夫人吴健雄

1318
0
2017-06-02 08:40来源:中国核网作者:

2017年5月31日,是吴健雄先生诞辰一百零五周年。“吴健雄星”依旧在闪烁,见证着这位杰出女性,她的往事,她的幸福,她的遗憾。


 

 

开风气之先,父亲永远是她的启蒙老师


1912年5月31日,吴健雄出生在江苏太仓浏河镇。父亲吴仲裔,母亲樊复华,儿女这代,是“健”字辈,后一个字是以“英雄豪杰”顺序命名——长子健英,女儿健雄,幼子健豪。


 

从左到右依次为:母亲樊复华/兄长吴建英/吴健雄/父亲吴仲裔

 


父亲吴仲裔,曾就读于南洋公学。这是一所由盛宣怀倡议,在1896年开始创立的学堂,主要为培养通晓外语、懂得技术的新式洋务人才。在这个开放的环境中,吴仲裔开始接触西方国家传来的自由、平等思想,阅读了许多有关人权和民主的书籍。


1913年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独揽大权,党同伐异,导致“二次革命”。年轻的吴仲裔积极参加反袁斗争。二次革命败北,回归故里后,吴仲裔开办“明德学校”,取自于“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自任校长。妻子与他一起共事,帮他处理学校事务。


为了鼓励乡民送子女来上学,不但学杂书籍免费,还教些缝纫、刺绣、园艺等实用课程。他要以知识教育,消除乡里的闭塞和愚昧。吴仲裔与妻子相亲相爱,志同道合。他为妻子改名“复华”,就是取自孙中山所言——“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吴健雄说,看到有些夫妻矛盾重重,总觉不可思议。因她的父母相濡以沫,这为日后她与袁家骝的伉俪情深,找到了源头。


父亲勇于任事、开风气之先的作为,让吴健雄引以为傲。


吴仲裔为孩子们购买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百科小丛书”,并讲述科学家的故事。这使得吴健雄从小就对奇妙的自然知识,感到兴趣。特别是父亲亲自拼装的一台矿石收音机,更引起吴健雄的着迷,向往着外在的广阔世界。


吴健雄回忆自己的童年,称那是一段“美好而快乐的生活”。


1959年5月,吴健雄在写给胡适先生信中提到:


我一生受我父亲和您的影响最大,可惜我父亲在今年正月三日在上海故世,家兄健英亦在去年六月去世,从此生死永别,言念及此,肝肠寸断,泪不自禁矣。


吴健雄认为,父亲虽然没有到过国外,但是各方面的观念和思想,都十分有见识。自出国后,她再也未能见到父母。但在国外多年,见人无数,也一直觉得,没有几人比得上父亲。


1988年吴健雄回到浏河,主持父亲百岁冥诞纪念会。为纪念父亲创办明德学校,她捐款100万美元设立纪念基金,以每年的利息,奖励优秀老师和学生。


百分学生,师徒情深


吴健雄说过,在一生中影响她最大的两个人,一个是她父亲,另一个则是胡适先生。


1929年,吴健雄以优异成绩从苏州女师毕业,保送中央大学。她念的是师范,按规定要先教书服务一年,才能继续升学,但由于当时规定并没有那么严格,因此吴健雄在这一年当中,并没有去教书,而是进了中国公学读书,因而有机会成为胡适的得意门生。


 


胡适教授中国思想史。一次试后,胡适阅卷,他对同事说,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学生对清朝三百年思想史懂得那么透彻,于是给了她一百分。在场的杨鸿烈、马君武二人也说,班上有一个女生总是考一百分。于是,三人各自把此学生名字写下来,结果均是“吴健雄”。


1936年,胡适赴美参加哈佛大学300周年纪念会,后又到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与在此就读的吴健雄等人长谈。


第二天,吴健雄又收到胡适的来信,授以她治学的秘籍——


凡治学问,功力之外,还需要天才。龟兔之喻,是勉励中人以下之语,也是警惕天才之语。有兔子的天才,加上乌龟的功力,定可无敌于一世。


仅有功力,可无大过,而未必有大成功。


你是很聪明的人,千万珍重自爱,将来成就未可限量。这还不是我要对你说的话,我要对你说的是希望你能利用你的海外住留期间,多留意此邦文物,多读文史的书,多读其他科学,使胸襟阔大,使见解高明……做一个博学的人。


信发出十多天后,胡适忽然想到信中的一个字母“M”系“A”之误,又去函更正。胡适这一字不苟的精神使吴健雄受了“很大的启示”。


1962年2月22日,吴健雄夫妇回台参加“中研院”院士会。此时的吴健雄,正是国际物理界成就斐然的风云人物。二人安顿好行李,立即赶往胡适宅院,看望恩师。在座的,还有先来一步的吴大猷(后出任台湾中研院院长)。吴健雄开起吴大猷的玩笑:“你是饶毓泰先生的学生,饶毓泰和我都是胡先生的学生,在辈份上来说,你应该喊我‘师叔’的。”众人哈哈大笑,相谈甚欢。吴健雄对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总不忘恩师的嘉惠。她说她的研究成果“不过是根据胡先生平日提倡‘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科学方法”。


1962年2月24日,下午五时,胡适参加宴请院士酒会。在致辞后尚站着送客时心脏病突发逝世。吴健雄亲眼目睹这一惨剧,“悲痛万分,泣不成声”。两天前,师徒其乐融融;而今,已是阴阳两隔……翌日,吴健雄到殡仪馆瞻仰胡适遗容,“全身发抖,悲伤尤甚”。


1965年7月,健雄夫妇抵台,到胡适墓园行礼献花,神情黯然。在胡适纪念馆,吴健雄又见到了那封珍藏多年、胡适先生传授她治学秘籍的书信。此次回台之前,吴健雄特地找出,寄给师母,师母随即交给纪念馆,赶在吴健雄回来时展出。


天造地设


1936年,吴健雄得到叔叔资助,到美国读书。当她到达旧金山时,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已开学。中国学生会会长告诉吴健雄,两星期前就已经来了一位学物理的中国学生,可以带她参观物理系。这位中国留学生就是袁家骝。


袁家骝带着吴健雄,逐一参观。当时的柏克利,虽然并不像哈佛、耶鲁、哥伦比亚等名校历史悠久,但吸引了一批具有顶尖水平的物理学家,其中就有发明和建造回旋加速器的劳伦斯,以及后来被誉为美国“原子弹之父”的奥本海默。吴健雄很快发现,柏克利有着无可抗拒的吸引力,因此她决定留在柏克利,因此和袁家骝就成了同学。


吴健雄才貌出众,又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爱穿中国的高领旗袍,加之她的气质典雅,很快成了男生们歆羡的焦点。个性上,她相当开朗,和男同学一起毫不忸怩作态。当时还是众多爱慕者之一的袁家骝也记得,吴健雄个性相当爽快,有时她和袁一起在图书馆看书留到很晚,也并不在乎。但吴健雄并不是一个言行高放的女孩,在她沉潜慎言的行止之下,有着一颗热情炽热的心;对人生、对未来、对自己和爱情,她都是充满憧憬而且期许很高。


1941年8月,吴健雄和好友阿蒂娜计划在暑假中要去离旧金山不远的太浩湖度假,在给好友的去信中吴健雄说起了当时她和袁家骝的关系——


在假期中,我希望利用整个上午来念书,只有下午稍晚和晚间才和你一起,不知你介不介意。


袁先生十分想见我,但是我实在分身乏术。如果你不介意,也许我们可以请他和我们一块度假,他确实是一个相当沉静不多话的人。


袁家骝虽出身世家,但自幼勤奋努力、谦和诚恳、待人有礼。幼时在老家河南安阳读书,十三岁时到天津上南开中学,后入燕京大学攻读物理。在燕大校长司徒雷登的帮助下,得奖学金赴美深造。袁家骝乐于助人。在柏克利国际学舍,东西坏了,同学均找他帮忙。这得到国际学舍主任的欣赏,也给吴健雄留有很深印象。


在太浩湖,阿蒂娜一看到袁家骝,就对吴健雄说:“基基(中国话姐姐的外国口音),这就是适合你的人。”朋友们均认为,吴健雄作了正确的选择,袁家骝是她的合适伴侣。


1942年5月30日,吴健雄和袁家骝结婚,这一天也正好是吴健雄阳历30岁生日的前一天。婚礼是在袁家骝的指导教授密立肯家中举行。由于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加上太平洋战争爆发,吴、袁两人在中国的亲人都不能来参加,因此婚礼由密立肯替他们主婚。婚礼简单而隆重,正是吴健雄和袁家骝希望的样子。婚礼之后,密立肯太太特意为他们在花园中举行了晚餐宴会,吴、袁二人在美国的许多同学好友,都来出席盛会。


 

吴健雄(左二)与袁家骝(左一)的婚礼在指导教授、加州理工学院院长密立肯的家中举行,由密立肯夫妇(右一、二)主持


当时同在加州理工学院求学、担任中国同学会会长的钱学森,还替他们的婚礼拍了一部八厘米的电影。


1942年9月19日,吴健雄在寄给阿蒂娜的信中——


在三个月共同生活中,我对他(袁家骝)了解得更为透彻。他在沉重工作中显现的奉献和爱,赢得我的尊敬和仰慕。我们狂热地相爱着。


家中的许多事,多为吴健雄作主,但她对丈夫又有种天性的依赖。每遇到棘手的事,她总对人说“等家骝再说”。她常向人夸耀:“我有一个很体谅我的丈夫,他也是物理学家。我想如果可以让他回到他的工作不受打扰,他一定会比什么都高兴。”


1943年10月2日,健雄寄给阿蒂娜的一封信——


我们的公寓有一个大壁炉,家骝买了一大捆柴火,他说我是爱斯基摩人的后代。我们在家中生了几次火,坐在生火的壁炉旁边,感觉到:家是如此的安逸和舒适。


袁家骝是一位言语谦和、处事仔细而有耐心的人,为人温文有节。在工作成就的高峰期,由于忙碌和年轻气盛,吴健雄难免恣意主观一些,而袁家骝的体谅和退让,令许多朋友都佩服他的脾气和修养,两人感情相当融洽。


袁家骝在金婚岁月谈感受时,一派绅士风度地说:“夫妻也如同一个‘机关’,需要合作,婚前要有承诺,婚后要协调。”朋友评论袁家骝一贯以太太为荣,说:“不管吴健雄去什么场合,拎照相机的人总是袁先生!


β衰变,与诺奖失之交臂


1957年初,吴健雄和同她合作的四位科学家,用β衰变实验证明了在弱相互作用中的对称不守恒。这一实验结果,验证了两位华裔物理学家杨振宁和李政道的“宇称不守恒”理论,帮助这两位科学家荣获诺贝尔奖。这是华人科学家第一次登上诺贝尔奖的领奖台。



1957年10月,担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所长的奥本海默,为此还特别举行了一次晚宴,邀请吴健雄和杨振宁、李政道等人参加。奥本海默表示,这次“宇称不守恒”定律有三个人功劳最大,除了杨、李之外就是吴健雄,他特别强调不可忽略吴健雄的贡献。随后在晚宴时,奥本海默特别安排吴健雄坐在他身旁,显示出对她的赏识和照顾。


吴健雄对于自己没有得到诺贝尔奖,多年来从未公开表露过意见。有很多人为她抱不平,其中就有198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与吴健雄在哥伦比亚大学有长期同事情谊的史坦伯格。在他看来,没有吴健雄的实验结果,杨、李二人的理论只能是一种构想,吴健雄的实验结果改变了这一切,吴健雄应该当之无愧地与他们共同分享诺贝尔奖。

留言评论

发表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140个字